新闻资讯

又一女星自杀被抢救!3岁要饭,12岁做舞女,2

来源:admin日期:2019/01/10 浏览:

    来源:气质范(ID:qzfanr)

    

    之前因为一部《血观音》注意到了惠英红,她凭这部电影作品荣获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一同入围的有张艾嘉、舒淇这样的实力演员,但是惠英红得奖毫无争议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她刚刚凭借《幸运是我》获得第36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也许你还不知道她是谁,但一定在某部电影里看过她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是香港金像奖第一届影后,也是迄今唯一靠“打女”得到影后的女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她经历了香港武侠片的鼎盛与落寞,也经历了邵氏第一打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到TVB黄金配角、妈妈专业户、鬼片专业户,再到实力派演员的巅峰回归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出身贵族,天意弄人,落魄街头乞讨惠英红的故事,用100个字就能概括:

    

    满洲正黄旗人,3岁上街要饭

    4岁在红灯区打混,12岁进夜总会当舞女

    17岁拍电影,22岁晋升影后

    33岁曾过气到无人问津

    40岁吞下三十粒安眠药自杀被救

    44岁重新振作,50岁再拿金像影后

    哥哥惨死家中,母亲老年痴呆去世

    她58岁至今未婚和妹妹相依为命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谓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祖上是山东名门望族,惠英红本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她出生时,赶上家族被清算,父亲领着成群妻妾偷渡香港。

    

    谁知刚到香港又被骗光家财,一夜之间贫穷如洗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讨生活,她三岁起就跟着母亲在码头向美国大兵兜售口香糖。

    

    10岁之前,惠英红的生活里只有铜锣湾的贫民窟和湾仔的红灯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包烟或口香糖能卖个1毛、2毛,没有水兵的日子,全家就靠积蓄为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的童年,惠英红还曾经因为被误解偷懒,被父亲吊打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舞厅献技,巧遇贵人,初尝成名滋味12岁,惠英红因不愿再被人叫着“要饭的”,于是不再去红灯区叫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能迅速赚钱的一个途径就是当明星,惠英红看到夜总会舞女的招聘启示,立刻报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舞蹈学了九个月就去了美国、丹麦、澳洲表演,很快当上领舞,一跳就是两年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被大导演张彻看中,邀请她去拍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部戏是在邵氏出品的金庸剧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出演女二号穆念慈的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刚入行时,正是香港武侠片盛行的年代,能打的男演员遍地都是,而女演员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有惠英红愿意坚持,为此惠英红吃尽了正常人无法想象的苦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连续被打,有一场戏打到一半,她跑出去吐,吐完回来再打,大概打到40多拳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拍《八宝奇兵》时,要求演员从16楼跳下去,替身男演员吓得辞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亲自上阵,落地时整个背部擦伤,血流不止。事后发现威亚断裂,差一点出了事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981年拍《长辈》,惠英红因为急性盲肠炎和腹膜炎,刚刚做完手术,拆线后的第8天,她就赶到了拍戏现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光辉的80年代,女演员要出头,不拍拳头便要拍枕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惠英红拒绝了送上门来的枕头,坚守在拳头的阵地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2015年惠英红做客鲁豫有约,鲁豫问她为什么这么拼?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回答,当时支持她打下去最大的动力是“脱贫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果不熬过这一关,我就没机会了。我要成为明星,家里才能有好的生活。同期有几个一起的演员,都比我漂亮,我必须比她们更努力、更拼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982年,21岁的惠英红迎来了事业第一个转折点——金像影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一年,金像奖1岁,只是电影圈小规模的活动,程序简单,还没什么影响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分量大不如现在的金像奖给惠英红的生活,带来了不小的改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首先是奠定了武侠地位,惠英红凭借邵氏“第一打女”的形象名噪一时,顺势接拍了一系列的武侠电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其次是生活上,拿奖前,她的片酬还是以每月500元计算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来邵氏给她涨薪,从500涨到5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那时开始,惠英红开始买楼,全家过上了不再拮据的生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观众喜欢看她的打戏,是因为惠英红的武打既有大女人的英气逼人,又有小女人的娇羞妩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事业下坡,抑郁成疾,奋发重整河山90年代,功夫片势头走低,爱情片、文艺片崛起,惠英红意识到了戏路过窄的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钟楚红、张曼玉拍电影都是美美的,而我拍摄的电影却只有打打打。永远都是男装,脏得不得了,浑身的伤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人气下滑,加上伤病困扰,惠英红不再享受当“女侠”的荣耀,而是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虽然没演过什么主角,但很多内地观众认识惠英红,都因为这几部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97年,和关咏荷合作的《苗翠花》,她在里面饰演又耿直武功又好的三姨太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998年内地香港合拍的《太极宗师》,这剧当年火到不行,也让很多人记住了“红姨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最经典的莫过于吴启华版《倚天屠龙记》,见过了惠英红版的师太,其他的灭绝都显得不那么灭绝了…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,她在演这些角色时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落差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到10年时间,从一线打星跌过到万年女配,找来的角色不是阿姨,就是妈妈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又放不下架子求别人,最终推掉了所有的片约,消失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离开娱乐圈后,她患上了抑郁症,有段时间自我封闭,拒绝见人,甚至一度吃安眠药自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幸好妈妈和妹妹及时发现,把她抢救了回来。经历过生死的人,总能拥有更为豁达的人生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醒来之后想通了:“我有钱有房子,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地位了嘛,我争取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然上天不收我,不如积极的地生存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她开始自我调整,拿出当年拍打戏的劲头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香港中文大学报班上课,学英文,看心理医生,还考到治疗情绪病的牌照,当了九个月的情绪病医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开始放下架子,给老朋友打电话,争取拍戏的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02年,许鞍华筹拍《幽灵人间》,其中一个母亲的角色找到了惠英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二话没说答应下来,“我那么红的时候她没找我,现在她来找我了,世事难料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尽管只是鬼片的一个小角色,但这部电影让惠英红重返银幕,也将她的事业一分为二,开启了文艺片之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来看看2002-2009年,她在干什么?她在以新人的姿态尝“鲜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03 《妖夜回廊》电影饰演袁森母亲;

    2003《无间道II》电影饰演倪永孝家姐;

    2003《咒乐园》电影饰演Mrs. Yu;

    2004《追凶》电影饰演无名氏;

    2004《江湖》电影饰演丽姐;

    2004《电影香江之功夫世家》电影饰演无名氏;

    2005《神经侠侣》电影饰演Rachel;

    2005《情癫大圣》电影饰演罗萍;

    2008《我的最爱》电影饰演宝母;

    2008《狼牙》电影饰演老板娘;

    2009《心魔》电影饰演德仔母亲;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不是妈妈,就是大姐,甚至是无名氏,但她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《无间道2》饰演倪永孝的家姐,那句经典台词“出来混都是要还的”,就是惠英红说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《江湖》里她演德华的妈妈,通过一个长镜头,证明了她也可以演绎有深度的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洗尽铅华,回看过往,演绎人生百态2009年惠英红等了7年,等来了《心魔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在片中饰演一个对儿子占有欲极强的单亲妈妈,导演将剧本到她手中时,说了句角色很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惠英红一看:“有什么困难?角色有精神病?没问题,我自己病了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2010年,《心魔》让她二度问鼎金像奖影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还未上台已哭成泪人,在领奖时她说道:“我恨佐(想要)这个奖很久了。我让人知道原来我是会演戏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一年,她凭借《心魔》斩获七个影后,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惠英红接片全然遵从内心,演好戏是她不变的标准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1年,为了能在一部电视剧中出演武则天,她不惜自降片酬。

    

    2014年,麦浚龙拍摄《僵尸》致敬经典,邀请惠英红演配角。惠英红一不小心再拿金像最佳女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16年,接下温情小制作《幸运是我》,则是为了向母亲道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母亲的死是她的一块心病,她曾一度误解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装傻不关心她,后来才知道母亲病得那么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演的就是我妈,我想借此向她表达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甚至说:看完此片,方觉港片未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说惠英红是“拼命三娘”毫不为过,为了让自己更贴近角色,惠英红节食减肥,好让自己变得更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佝偻着背,往衣服里塞纸巾,垫出下坠的肚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阿美觉得她一直在线的演技,正来自于她命途多舛的人生,才因此有了与常人不同的细腻心思与演技追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年近花甲,孑然一身,依旧相信爱情出道40余年,惠英红承认过两任男友,一位是早年交往的圈外男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88年惠英红自费拍裸照写真,男友得知后,拒绝她与他的朋友同场吃饭。惠英红觉得很受伤,选择分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鲁豫问她,你一定后悔了吧?惠英红回答“没有啊,我一定会踹走他,不尊重我,往后怎么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另一位是黄子扬,交往两年,又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为她至今未婚感到惋惜,殊不知孑然一身的惠英红活得有多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拍写真身材好得可以令20岁少女自愧不如,身上雍容气质又有多少同龄女明星能比得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F-ICON最新封面,特别喜欢这种复古感十足的港风调调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Gucci 丝质衬衣;ThomBrowne 夹克;Cline 耳环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张家诚为惠英红拍摄的一组《T风尚志》时尚大片,网上已经被夸太多了,真的不要太赞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香港杂志MING'S7月刊,“强者的温柔”听起来有点老土,但她真的适合这种浓郁又强势的风格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▲台版《嘉人》一组,红姐真是酷死了,脸上的皱纹都是智慧的痕迹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说,惠英红的一生像活了别人的两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缺失父爱母爱的多难童年

    吃尽苦头的打戏岁月

    心高气傲带来的事业低估

    抑郁自杀的不堪过往

    甚至是坎坷的爱情之路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再苦的日子,她都能坦荡的接受,勇敢的面对,活得真实而洒脱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说,惠英红的一生比电影剧本还要传奇,而她说:“经历了20岁的风华正茂,30岁的落魄流离,50岁的我仍能再获成功,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,60岁的自己,作为女人,我有自信,可以优雅的老去。每个人,都是一个传奇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为传奇点赞吧!

0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